钢架雪车:张培萌跨界最高时速140公里的极限运

  德国当地时间12月7日,欧洲杯第五站国王湖站比赛中,中国男子运动员闫文港以51.27秒的佳绩获得冠军,实现了中国男子钢架雪车项目首次问鼎欧洲大陆的突破。与此同时,这也是中国男子钢架雪车项目在耿文强收获北美分站赛金牌后的又一分站金牌。现在,就在今天!是时候好好了解一下钢架雪车这个既眼熟又疏远的奥运项目了!

  说实话,在冰雪文化薄弱的我国,除了专业人士,我相信能把钢架雪车这项运动讲得头头是道的人,不一定比大熊猫的数量多。能说出短跑名将张培萌跨项到了钢架雪车运动的人,已经是非常关注体育的好观众了。

  看过钢架雪车比赛直播的人,都被其骇人的速度震惊过,但你是否相信,现如今最高时速可达130-140公里的一项极限运动,其起源竟是一个娱乐项目。

  起源于19世纪中期的钢架雪车,有传说它是圣莫里茨一家酒店老板为招揽生意而修建了一条冰道,供淡季时游客免费体验游玩,从而渐渐发展成一项比赛。还有一种说法,是曾有一名醉汉在冬天结冰的道路上,一路大喊大叫从圣莫里茨滑到了塞勒里那,因沿途吵到了不少住户从而引起关注。自此每年就在圣莫里茨到塞勒里那之间结冰的道路上衍生出了一项比赛,获胜者可以赢得一瓶香槟。

  无论其起源为何,都改变不了钢架雪车俨然成为一项极限运动的事实。钢架雪车在冬奥会历史中也曾被取消了20年,直到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开始才再次上位。

  名字虽然叫“钢架雪车”,但和另外两个滑行项目的“雪车”、“雪橇”一样,都是在冰道上进行的运动。全世界没有两条一样的赛道,每一条赛道都是由国际雪车协会邀请专业技术人员设计而成,所以这三项运动并没有世界纪录,仅有不同赛道的赛道记录。

  北京冬奥会的雪车赛道还在建设中,目前国家队的主要训练也都在海外完成。由于过于冷门且名字相近三者经常被混淆,其实三者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

  雪车(Bobsleigh):又名“有舵雪橇”,是三者中参赛器械最像“车”的那个。其雪车装置中有金属舵板和制动闸,比赛时运动员们要一起推着雪车助跑,然后依次进入“小车”内,有点像汽车打不着火,需要协力推车再依次上车的样子。奥运会上这个项目设有男子双人、女子双人和男子四人,平昌冬奥会上我国也有雪车项目的参赛资格。

  雪橇(Luge):又称为“无舵雪橇”,运动员需要仰面“躺”在雪橇上,出发时不需要助跑,运动员只要坐在雪橇上、双手借助起点助栏用力向后推,凯发彩票使雪橇向前起动,滑行中需要仰卧在雪橇上。雪橇项目相对于雪车和钢架雪车难度更大、成才周期更长,这个项目上我国目前还没有运动员具备奥运资格。奥运会雪橇项目设有男子单人、女子单人和男子双人。该说不说,男子双人比赛的画面还是很温馨的。

  而今天要讲的钢架雪车(Skeleton)又称为“俯式冰橇”,运动员需要单手扶着雪车助跑,在规定距离内完成助跑后俯身跃上冰车,奥运会比赛项目仅有男子单人和女子单人。钢架雪车可以说是三个项目中目前在国内最“热门”的了。

  和其他冰雪运动类似,钢架雪车运动的强国也基本都是冬季项目的传统强国,其中世界排名前10位的选手有超过一半来自德国。但目前该项目风头正盛的却是一位韩国运动员——平昌冬奥会冠军尹成彬。

  1994年出生的尹成彬,直到18岁还只是一名身体素质很好的学生,在慧眼如炬的伯乐们的提携下,也用了6年时间才成长为一个冬奥神话。但凡看过比赛的人一定不会怀疑尹成彬冠军的含金量,压制性的优势和大比分的领先让众人心服口服。作为这个项目上的亚裔先驱,我们从尹成彬身上也可以看到未来的希望。

  11月初的北美分站赛和前不久刚结束的欧洲杯分站赛上,两个冠军分别被两名中国选手斩获,这让这项冷门中的冷门运动,慢慢开始在体育迷中刷新着自己的存在感。

  当国内关注者得知,钢架雪车已经有两名不同的运动员收获了“分站赛冠军”这一殊荣,再加上对张培萌的高期待,都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仿佛这个项目上的冬奥奖牌已经在2022年等着我们,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在国际雪车协会制定的积分制中,欧洲杯和北美杯仅是最低级别的世界比赛,级别更高的依次还有洲际杯、世界杯、世锦赛和奥运会。目前耿文强、闫文港的分站赛冠军的确是队伍进步的力证,但面对奥运夺牌的期望还远远太早。而备受关注的张培萌,目前正在钢架发展组努力成长,还不适合参加比赛。

  说句实线年出生的“老将”,张培萌如果线就已经是个行走的英雄主义了。即使无法实现“夏冬双奥”的履历,他对于体育的热爱和不放弃,已经印证了什么是中国人的体育精神。

  不给健儿们施加过高的期望和压力,也许才是我们这些“家属”能做到的最正确的事。2022年不会是我们最后一届冬奥会,中国人在冬季体育赛场的崛起之心也依然志存高远。